这么多年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9-03 11:53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一方面我当下没有本事定住、安定下来,平复那股暗流。这难道不是考验自己生命根本能力:定力和智慧能力吗?另一方面,自己上台紧张的根本原因需要琢磨清楚的。正如论语里说的: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

我们的生命是如此的神奇,藏着很多奥秘有待探索。就像是一场充满挑战的登山之旅。我已经在路上了,一步一个脚印。每前进一步都有根本上的改变和进步。身心的硬壳一层一层褪去,一点一点变柔软。而且往往是撬动一点,一下子与之相关的所有问题都解决了。甚至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,很多自卑的、无力改变的点,理所当然的认为都是天生不可改变的。现在却都在不知不觉一点点突破,而且我也逐步掌握了节奏,越来越有自信,心也越来越安定了。没做到时比登天还难,做到了回过头来惊叹:不就是这样!再次感叹:这真是得利于生命上动一点就撬动无数个做事的能力的本事,而且一天二十四小时随时可以练习和使用。

上个月公司年度报告。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同事。在场大概200多人。而我需要做一个5分钟的汇报。我从小就特别害怕上台演讲,会难以控制地紧张。记得那天我是被安排在快接近中午时演讲。我硬是没听进去在我上台前别的同事的任何汇报,因为实在太焦虑担心紧张了。

这次演讲也不例外。几天前就开始紧张了。而且只要一想到要去演讲内心如有大石头一般,喘不过气。特别是在上台前,身体完全不能自主。但是由于这几个月多次在觉明心苑接受生命文化的熏习,平时也有在自身不断实践,慢慢建立了些觉知和信心。身体比以前敏感了,明显觉知到胸口一股一股的暗流涌动,源源不断,还有节奏,喉咙处也有明显的胁迫感。我越观察就越来越清晰是什么让我这样难受。好想让那股波涛平静下来,我坐立不安,深呼吸再多次也没用。

我当下决定做一些除了不断练习、背文稿以外的别的尝试。看能不能让自己定住。在会议厅虽不能打坐,却可以挺直脊柱,收敛心神,保持气脉顺畅,像平时在觉明心苑课堂上一样。向往如孟子、文天祥等这些圣贤一般的心胸和气魄,再配合敲击自己的经络和穴位......只不过几分钟时间心中的暗流竟然平复了,冲击感极本消失了90%。从波涛汹涌变成潺潺溪流。我暗自惊喜,身体这般神奇。我还调皮地做起实验:心里默念我好紧张好紧张,测试如果意识上让自己紧张那股强烈涌动会不会又回来。结果是不管我怎么呼唤,心里都是相对平静的,紧张不起来了。我就这样做完了演讲。

再后来才知道由于紧张和压力身体内产生了大量的气。下台后我放松下来了。接下来身体竟然连续排了三天气,腹泻了几次,才基本通畅。不得不惊叹,我们的意念和情志的威力这么大,对身体的影响太大了。身体时时刻刻都在尽最大的努力及时处理我们产生的东西,并保持正常运作以维持我们日常生活。你若是有能力及时排出这些气,及时清理,那还好。若是排不动的人呢,这好大量的气都要强压在身体内,长年累月会有什么后果大家可以想象吗?

总有人说,演讲紧张就要多练习就好了。真是这样吗?多练习和准备是必要的,也是有一定帮助的。但像我这样的天生在众人面前讲话就焦虑紧张,练习再多次也是徒劳,还在不断加深这份痛苦。每次上台跟上杀场一样。而有同事告诉我他这辈子从未在当众讲话时有任何紧张感。我的这种当众紧张感他从未体验过。可见除了掌握一般演讲技能,身体处理这种场合的定力和智慧才是根治我恐惧上台的方法。我很幸运学习到了,并实践有所收获。

记得小学的时候我基本每年都会参加学校的演讲比赛。上大学工作也会经常需要当众演讲。这么多年,无数次演讲了,每一次我都无比紧张,无一幸免。一上台就处于失控的状态,具体表现为:手脚不知所措,声音颤抖,不敢直视下面的观众,喘不过气来,瞬间脑袋空白什么都不记得。有稿子的时候还好,没稿子的时候就悲剧了......外人可能不知,那台上的短短时间我如同去地狱走了一遭。而且一般是在上台前几天就开始紧张,这个紧张在上台时达到顶峰。然后下台后才能松口气。